63abb.com 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版块 » 都市情感 » 杨小青自白4难以置信的意外上中下

杨小青自白4难以置信的意外上中下

杨小青自白(4)难以置信的意外(上)
因爲李桐也是个有妇之夫,我们很不容易相聚在一起,经过一、二十次在旅馆里,匆匆忙忙的幽会,我终于决心邀请他到家里来,和我共渡一个周末。我还建议他用公司派他出差爲藉口,告诉他老婆说礼拜五下班后,他必须直接搭飞机,到洛城参加一个爲期三天两夜的会议,要礼拜天晚上才能回到家。
今天是礼拜四,我殷切盼望的日子,就在明天了。
早上,和李桐才通完电话,还沒起床,就接到丈夫打来的越洋电话。他说台湾又发生了一椿绑架勒索案,歹徒掳走台新公司刘老董的孙女儿,威胁要一亿元的赎金,否则就要强暴、杀死这无辜的高中女生。台新的刘老董隔天立刻如数付了款,赎回幸未被沾污的孙女,才保全了她的完壁。
丈夫还沒讲完,我婆婆又抢过电话,千交待万叮咛,除了要我内外小心,还嘱咐我通知在纽约念书的女儿,千万要提防坏人,以免张家人财两失、名声蒙羞┅┅
丈夫和婆婆,表面上好像十分关心我们家人,但真正在乎的,还是钱财罢了。其实他们的观念里,女人不过是张家的财産,万万不可被人夺跑、或伤害,造成张家的损失。不用说,身爲一个女人的贞操、清白,也更与他们张家的名誉、声望息息相关,是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沾污、拿走的。
挂上这通倒盡胃口的电话,心情恶劣到了极点。第一个念头,就是想脱离这个「家」;无踪无影,走得远远的。让他们还以爲我被绑架了,空紧张一场。然后,我再在另一个完全陌生、也沒人认得出的地方,重新建立自我,过完全属于自己的生活。等到能独立自主,掌握自己之后,再找个我爱的,或遇到一位有吸引力、也爱慕自己的男人;跟他交朋友、谈恋爱、甚至再┅┅结婚!?┅┅
可是,我能这样做吗?我做得出这种背叛家庭的事吗?其实,我心里很明白∶我做不到。不要说我丈夫会怎麽想,光是念及两个孩子、和我娘家人的反应,我就马上要打消这念头了。
尤其,现在我爸妈的生活,主要就是靠张家给的孝敬钱;我两个弟弟,也才刚到丈夫公司里做事;等于我全家人的生存,都依赖着我嫁进的张家。如果一走了之,那我背叛的,就不只是丈夫,而是我自己的家人啊!┅┅想到这儿,我整个身子都禁不住打起寒颤,本来一颗热热的心,也立刻冷却下来。
唉!┅┅
“唉,还是別奢望了!┅┅”每次一想这种事,都反而弄得自己心情更糟。倒不如赶快起床,做做正经的。再说,爲了明天的幽会,也得先准备准备呀!┅┅
“┅┅跟李桐见面之前,要做头发、做脸;再之前,要准备好当晚的必须品,跟把卧室的床单、枕头套全数换过;所以今天得将明晚要穿的衣服、装点买齐。看来,不冷又不热的傍晚出去,逛购物中心最好,还可以在那儿吃个轻松的晚餐。┅┅嗯!┅┅”
这麽决定之后,我才爬起床。用完管家摆在饭桌上的早午餐,见她等在那儿,我便提前放了她的假。她拨电话叫侄女来接她。然后坐下来问我∶
「太太几天都一人在家,不会好无聊吗?」
「不会啦!陈妈,你自个儿好好歇歇,別担心我。┅┅要不是孩子上夏令营,我还沒法儿让你走呢!┅┅去吧!这假期,你一定盼了好久吧!」
陈妈展顔一笑,十分开心地应道∶
「嗯!┅┅自从咱那口子出国以来,都沒能安排超过两天日子,可聚在一块儿的。这回两人总该好好消磨些时光了!┅┅真谢谢你,太太!┅┅」
说完陈妈就扭着屁股回她房里。我这才想起,她和丈夫分別许多年,终于费盡千辛万苦将他由国内申请了出来。但因爲工作,两人虽同在美国,却仍然隔着上百哩路,相会十分不易。而我每两礼拜放她一天假,两夫妻跑老远的相聚一次;才见了面,就又得分手,也真不容易。
但从陈妈每次和爱人见面,去之前打打扮扮、回来后的心情特佳、做起事来也更勤快;我就猜到∶她夫妇之间的作爱,肯定是非常满足的吧!┅┅
一想到这,我竟羡慕起陈妈了!甚至还会想像到┅┅她跟爱人在不知那儿见面地点的床上,两人云雨、缠绵时的情景┅┅想像着陈妈虽已徐娘半老的风韵,却在丈夫精堪床头功夫下,淋漓展现的模样┅┅
想着想着,我简直又快耐不住了!赶忙沖到浴室里淋了一把冷水浴,才将自己莫名其妙而起的性欲冷却下来。
下午,管家走了后,我就在家里东摸摸、西弄弄;理理室内的花草、盆栽,排排酒柜上的名酒,挪挪架上的陈列和摆饰。我看见自己跟丈夫的合影,立刻想到李桐犹豫不太愿意到家来幽会的理由,便把合影给收起来,放进抽屉。同时,我盘算着如何把卧室里挂的、张董事长与夫人结婚十年的大幅纪念照,也遮掩住。以免李桐到时候在床上,看见董事长盯着他,心理産生障碍而不能挺举,那才扫兴呢!
“李桐啊,李桐!┅┅爲了你,我真是连丈夫的脸都不要了!┅┅”
最后,我到大沙发边,弯腰把几个大软埝扶扶正。将咖啡桌上的杂志摆摆整齐;还特地从书架里,挑了本裸体艺术摄影的画册,放在最上面。作爲自己跟他在客厅里消磨时光,助兴的道具。
黄昏六点多将近七点左右,我打起愉快的心情穿好衣服,戴上简单的珍珠耳环、项炼;还在黑色薄麻衫领口別上一只嵌珍珠的银別针,提着皮包,就准备要去不远的购物中心了。
出门前,不知怎的,突然想到要把门窗都关好,以免坏人闯进家里。
就在我把客厅的落地玻璃门拉开,朝后花园张望了一下,预备阖上、将门锁扣好的刹那。一个灰黑的人影窜入我的眼帘!
「啊!┅┅」我被惊吓得还来不及发出叫声前,就被这人影一把扯了住。
「呃-」而我才叫出的声音,却被他迅速捂在我嘴上手掌闷着,消失了。
我吓得全身战栗,两腿无力,虚脱般地垮了下来;同时发现自己的双臂已被一个强而有力的男人挟持着,被他从肩膀用力往上提,而脚根都离地悬空了!
“天哪!不∼!┅┅”
我脑子里大唿起来。可是喉咙却僵住似的,发不出声。连心髒都几乎要从口腔跳出来了!那种恐惧和惊惶,就像在瞬间醉倒了似的,是从来沒有经历过的难受。而就在同时那短短暂的几秒锺里,我被这壮汉从玻璃门口,推回到屋里的客厅。
「不!┅┅不要」但我终于叫出口的,也只是喊出的一声「No!」罢了。
屋内外光缐的差异,顿时令我感到一阵昏眩,什麽也看不清。只知道钳挟住我的男人,力气好大,令我害怕。当我来不及挣扎,脚都沒站稳时,就被他用力一推,跌坐进沙发里。我一手撑着沙发,一手抚在自己胸口,想站又站不起来。擡头只见他背着光、仍动也不动地立在那儿。
直到又过了不知多久,我惊魂甫定,喘息稍平缓下来,才鼓起勇气,好像厉声、却又不怎麽大声地问道∶
「你是谁!?┅┅是小偷还是强盗?怎麽闯进人家家来的?┅┅」
站着的人影沒动,也沒回答;我又心慌了。
「你究竟是什麽人!┅┅爲什麽不作声?┅┅我┅┅我可要报警了!」
我居然威胁他。但他还是沒回应,仍站着不动。从人影的轮廓上,我看见他蓄长发的头朝着我,相信他一定也正盯着我瞧。我虽说要报警,但身子却不敢挪向沙发旁的电话。因爲我怕他只要一动,就会扑到我身上。
这时,我心髒还是砰砰勐跳,但脑子里已经不再惊叫了,取而代之的,是一连串紊乱的思绪∶这高大的人影,闯进家来,不是个窃贼,便是强盗;如果不给他要的东西,一定会愤怒加害于我!┅┅不,这人是来绑架我的歹徒,要把我押走,当勒索的人质!┅┅不然他就是个┅┅企图对我施暴的┅┅强奸犯啊!┅┅
“天哪,这┅┅这怎麽可能?!┅┅这种事,怎会发生在我的身上?”
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麽,本来应该更害怕的我,竟尖声喝令道∶
「不!┅┅你.你出去!┅┅快出去,否则我┅┅」
大概沒料到我突然会大声令他出去,他的身体振了一下,侧头往玻璃门外探了探。刹那间,我瞥见他脸上属于东方人的五官。心中爲之一震,却同时想到∶或许他不懂英语,完全不知道我说些什麽。
于是,我改用中文问他∶「你┅┅听得懂?┅┅会讲中文吗?┅┅」
他点了点头作爲回应。但我并未松一口气,却更紧张起来;因爲在美国,犯罪犯得最恶毒,暴行最辣手、残酷,杀人也最不眨眼的冷血暴徒,正是那些不知打那儿来的中国人啊!
“天哪!不管他从台湾还是大陆来的,不消说,一定是针对我丈夫、和他们张家的仇人;极可能还是跟他们生意上有┅┅利益沖突的啊!”
一连串恐怖的联想,涌进了我的脑海,令我不由自主地发抖。尤其,我从他人影的轮廓,看到他全身穿着灰黑紧身衣裤的腰际,还佩着一把闪闪发亮、约六、七寸长的尖刀;更吓得我几乎瘫痪在沙发里,动弹不得!
「不!┅┅別伤害我!┅┅请你千万不要┅┅伤害我!」我细声哀求着。
但他还是沒回答,沈默不语地站立在那儿。直到又过了不知多久,才回身将玻璃门扣好,把落地帘幕几乎完全阖上,使客厅里更昏暗、更充满邪恶的气氛。然后,他手扶着腰间的匕首, 出两步走近我┅┅
我擡起头,瞪大了眼睛,想看、却无法看清楚他的面貌和表情。只感觉这个闯进家来的不速之客,已走到了我面前,使我惧怕得全身麻痹,像只待宰的羔羊般,四肢在沙发里紧缩起来,同时两眼也闭了上。
“完了!┅┅完了,一切都完了!”我心惊胆跳地对自己嘶喊着。
但是,有如等待了�久的时间里,我却沒有死。只听见一个低沈的声音∶
「张太太,站起来!┅┅」
我眼睛还沒张开,手臂就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掌捉住,将我连提带架似的拉着站了起来。我惊惶地睁开眼,在沙发旁不知何时被扭亮的灯光下,看见了这「暴徒」的脸∶一个浓眉、大眼的中年男人;也闻到由他身上、和他唿出的热息里,散发出的树丛、草叶的气味。
「你┅┅你想干什麽?!┅┅你┅┅」我在他手掌里战栗地问。
「不要问,张太太,你只要乖乖听我的话,就不会受到伤害!」
手臂被捏得发痛,不管我如何挣扎,都脱不了他的掌握。但我却莫名其妙地相信了他说的话。两脚立稳之后,感觉他手掌捏得轻了些,我才再次从惊魂中甫定下来,想要明白底细似的问∶
「你┅┅究竟是什麽人?怎会知道我姓张?┅┅还有,你晓得这样作,在美国是犯法的吗!?┅┅」
桔黄色的灯光,照着他并不很凶恶、还略带着笑的表情,只说了一句∶
「別多问了!我已经注意你很久。┅┅现在,只是来带你走的。」
「走?┅┅带我走?要带我走到那儿去?你┅┅你注意我很久?那┅┅你是早就潜伏在我家院子里┅┅?」
我再次充满疑惧,不敢相信地问着时,我才发现他身上沾着一些草、叶的碎片。也看到那紧身衣裤所裹住的,他健魄的体格、凹凸明显的胸膛、和手臂肌肉。而在他平坦的腹部以下,因爲裤子紧绷着更形突出的┅┅他的一大包东西,勐然跳入了我的眼帘!
“天哪!都什麽时候了,他的┅┅身体,还竟然将我的目光摄了住!”
我相信他一定看见了我眼神的流动。但他沒说话,也不再带有任何表情;只持着我的手臂,将我身体推往客厅外的卧室方向,一面在我耳边说∶
「走,先带我到卧室去!┅┅」
「啊∼!?┅┅卧室?┅┅」我一时竟转不过来,刹那间才弄清楚。
「不!┅┅到卧室做什麽!?我┅┅可不要去,不要去卧室啊!」
我死命挣扎起来,仅管我知道他的企图,也更明白如果不依,自己就会遭到伤害,但还是本能地抗拒着。
「张太太,別乱动!┅┅小心我对你不利!」
我吓得两脚发软,抓住他的手臂,跌了下去;像赖着不肯走似的,擡头对他哀声恳求∶
「不,不要伤害我,求求你!┅┅別逼我去卧室┅┅你要什麽,我都答应┅┅你要东西?我家的东西都随你拿;┅┅钱?我们家有得是,你┅┅你要多少?┅┅我这就打电话给我先生┅┅」
我说得好激动,甩开他的手臂,在地毯上往沙发旁边的电话机爬了过去。但迅速就被他的大手揽着腰抱了起来,拉进他怀里。听见他凶巴巴地说∶
「谁叫你打电话了?!┅┅叫你进卧室你就进卧室!」
男人环住我腰的手臂、捂在我肚子上的手掌,都好用力;我也本能地用力扭着。但挣扎不过是徒然的,而且这一扭,反而使我的臀部巾触到他下体突出的那一大堆东西。感觉到它软中带硬、和长条的形状,令我禁不住在心里惊叫着∶
“不!不行啊!┅┅我绝对不能就这样,被他押上床┅┅奸污了啊!”
但我愈是扭动,身子在他的突出物上磨擦得也愈急。从他渐渐发硬、胀大的肉条,透过我穿的窄裙,传达到我敏感的屁股上,那种无疑是性感的讯息,令我産生出既惊恐,又如昏眩般的迷惘。同时,他那只捂在我小肚子上、热热的大手掌,也因爲我的扭动,而揉得连我底下的里面都愈来愈酸、酸得发麻,禁不住就哼出了声来。
「噢∼呜!┅┅啊∼哦呜!┅┅不,不!┅┅」
「你走不走,张太太?!┅┅」
「我.啊∼!好我走┅┅我走就是了嘛!」除了依他,我还能怎麽办?
在短短不过几十秒、半推半就行走的路途中,我的思绪有如一连串放映中的幻灯片,映着早上接到丈夫在电话中说的,在台湾发生的绑架、勒索案一幕幕可怕的情节┅┅
我几乎看见那个高中女孩被三个暴徒威胁,说要强奸她、夺去她贞操时的恐惶;想像着这些歹徒们还沒拿到赎款前,就已在荒废的破屋里,撕破了她的制服上衣、掀起黑裙,扒掉她的三角裤;一个接一个、轮流奸污了她纯洁、无瑕的处女之身┅┅
然后,我脑海中,又彷佛看见自己在也类似的处境下,被闯进家来的陌生男子强迫着,作出他命令自己作的事┅┅而且,还是在自己与丈夫的┅┅那张本来计划好要跟男友李桐作爱的同一张大床上,爲了保全自己不被伤害,我不得不乖乖听命于他,要我作什麽我就作什麽的情景!┅┅
当想到这儿时,我竟难以置信地感觉到,自己的私处都已经潮湿起来了!
同时我也发现,我身不由己被这「歹徒」挟持着,也步步蹒跚地到了卧室门口。由半掩半开的门扉,可以望见卧室里窗帘全都阖上的昏暗中,那盏从早上就一直亮着的床头灯,正洒下柔和的橙色光茫,映在那张床上。
刹那间,我突然感到无比 心。因爲那是我早就承诺,要和情人李桐作爱的床呀!我怎麽可以又跟另外一个、而且还是完全陌生的男人,在同一张床上,作那种事呢?┅┅我已经背叛了丈夫不算,难道还要再背叛自己的情人吗?!
“不!┅┅那是不可以,也不可能的啊!┅┅”
我心中大声呐喊着,两手用力抵住卧室门框,不管男人怎麽在后面推,我都死命撑着,就是不肯进去。
但是我愈抵抗,身子愈向后挺,和「歹徒」的身体就贴得愈紧、揉 得愈密;而我屁股沟里感觉到他那只条状物,变得愈来愈硬;同时扑在我颈子后面的肌肤上,他喷出的喘息也更急促、更灼热了。
“天哪!┅┅我不能,我绝不能进去啊!┅┅就是要被强奸,我甯可就在卧室外面、在这走道的地上,被他玩了,也不要在卧室里的床上啊!”
虽然我如此荒谬地告诉自己,其实心底却隐约明白,如果会被沾污,我倒甯愿自己是被强迫的、不得已的。因爲一旦上了床,在他威风八面、有如生龙活虎般的搞弄下,我极可能会忍不住欲仙欲死的快感,而享受、放浪起来。那我所有的清白、顔面,岂不都将澈底荡然无存?┅┅別说沒有脸再见李桐,就是在自己的丈夫面前,岂不也将永远擡不起头了吗?!
但这些隐约的思绪,当我在自己家卧室门口,慌张、急迫的挣扎中,也不过只是如汹涌的大海里,翻起的一丝涟漪,稍纵即逝罢了。
我奋力抵抗,最终还是不敌男人强而有力的挟持;紧紧巴住门框的两手,也精疲力竭地往下滑落;以致我整个身躯,跌倒在地上。而跟着压在我背上的这名「歹徒」,立刻就像只色狼般,把他又硬、又大的条状物嵌在我臀沟里面,一上、一下地拱着。
「不∼!不要┅┅不要嘛!求求你,饶了我吧!┅┅」
我几乎是哭着哀求他。可是身体却好像跟嘴巴说得正相反,把屁股耐不住地连连往上挺着。而且还彷佛求之不得似的,左右、左右地摇动。
「啊∼!┅┅呵─啊∼!┅┅」
他也像禁不住地吼出声来,同时下体在我屁股上沖得更凶、挺得也更急、更勐。这虽说是挣扎,却更像作爱的身体纠缠,令我难忍的性欲熊熊燃烧起来;用手肘撑着地面,就跟迎接男人作爱的动作一样,耸起屁股,阵阵往他好硬好硬的东西上拱。
但当他将一手环到我的胸前,开始触弄在衣服下的乳房时,虽然我已忍不住了,却仍旧喊叫着∶
「啊,不!┅┅不要,不要啊!┅┅」
我彷佛听见他低声的急吼中,像生气般嘶哑地问着∶
「张太太,谁叫你这样无谓挣扎!┅┅也害得我忍无可忍呢?┅┅不是早就告诉你,只要乖乖听我的,就不会伤害你吗!?┅┅」
「我┅┅我┅┅」
我身子在无比亢奋之中,只以爲他就要在卧室门口强暴我;沒想到他居然问起我问题,而且把我问得煳涂,一时竟不知该怎麽回应了。这时,后面的他突然爬起身,也立刻跟着抱住我整个身体,从地上拉了起来。
还沒搞清楚究竟怎麽回事之前,我就被他用力推进卧室里。
杨小青自白(4)难以置信的意外(中)
但更不可思议的,是当我毫无提防,被这陌生的男人勐然一推,蹒跚地跌进卧室,正惊慌得要大叫出声时,他却沒有跟进来;相反地,只站在门口,叫我进去收拾行李。我莫名其妙更煳涂了,呆呆地望着他。
他又提醒似地叫了一声∶「发什麽呆呢?张太太,快收拾行李呀!」
我这才突然想起,他原先在客厅说过要带我走的话。
「我┅┅我?」
「对呀!跟我走呀!忘了吗,张太太?┅┅还有,因爲我们要在外呆一段时间,所以你得带些洗换的衣服,和牙刷、毛巾、等盥洗用具。┅┅」
天晓得,这个闯进家里,要绑架我的「歹徒」、也无疑是个罪犯的男人,竟然说出了像照顾我般的话。我难以置信地瞧着他,同时两手不安地一直在自己的黑色窄裙上抹着。而他对我又点了点头说∶
「至于你身上这件衣裳,虽然绉了些,可也不算太糟糕,就不用换吧。不过,记得要带几条长裤,跟穿得舒服些的T恤或套头衫,免得招凉!」
在他像指示、却更像关心似的叮咛下,我居然就听令如仪地,跑到与卧室相连的大衣橱间,取了个手提箱,放回到床上,开始收拾起行李了!
而我慌慌张张,手里拿着几件外衣裤,不知该放那件时,男人走近了说∶
「张太太!┅┅不用挑了,全都带着吧!┅┅对了,内衣裤也得带够,说不定我们会沒时间洗┅┅弄髒掉的┅┅」
我的心又乱了,不知道他是什麽意图。难道他带我走,还管我需要换洗的内衣裤吗?但我沒敢问,只羞红了脸,由浴室外的衣柜里,取出将近一打的三角裤,和五、六只胸罩,在他面前塞进箱里。此外,因爲再过几天我月经就要来临,所以又急忙跑进厕所去拿了几个埝子┅┅
我咬住下唇,极不好意思地瞧了瞧他,见他两眼直盯着我,不知想什麽。而我就几乎要脱口而出,对他解释说我的月经下礼拜会来,但是被现在发生意外的影响,也很可能到时候来不了。幸亏我沒讲出口,因爲我朝他看的时候,目光忍不住扫到他穿的紧身裤,看到他下面突起的那包东西,还是鼓得好肿、胀得好大!
我被它吓得赶忙收回眼光,把埝子塞进箱内。脑子里昏昏然地想着∶
“┅┅我这是在干什麽啊!┅┅居然在这陌生的闯入者面前,收拾出远门的行李!┅┅而且,还几乎告诉他我从来也不会对男人透露的私密。┅┅我这那像是被绑架!?┅┅倒不如说,更像是要和他「私奔」了嘛!”
����......����......����......
或许,我一面收行李的时候,仍然感觉整个人的情绪,还在刚才卧室门口地上所发生的馀波、和影响里。或许,我毫不自觉,当然也更不可能承认自己和这陌生男人有了「亲密关系」,但是在心理上,却似乎産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愫,便不再认爲他是个恐怖份子了。
这荒谬无比的念头,困惑着我。一面觉得理智上,我绝不能把自己性命、身家,和我虽不爱、却也离不开的家人当作赌注;但另一方面,又深深感到,如果真要脱离这个家,现在不正是千载难逢、错过了,就永不再来的大好时机吗?!┅┅
我也想到,自己和李桐,明天就可以有长时间聚在一起的「幽会」,要是我今天突然消声慝迹、无影无踪地消逝;那麽,我所离开的,还要包括自己锺爱的情人,而且和他永远不能再见面了!
可是人生,本不就是个下了手,就难以收回的赌注吗?既然已决心要离开这个家,我就不能再只爲了和李桐的「婚外情」而牵连不舍、让自己事后才来悔恨啊,不是吗!?
当然,眼前的男人,对我这番心思,和几乎作成的决定,是全然不知的。他还是站在那儿,两眼仔细地看着我;使我仍然感觉到一丝微微的不安。我阖上手提箱,擡起头对他笑了笑,问他∶
「那┅┅那你带我┅┅不,该说绑架我走,而且还要在外呆一段时间,我是不是也得带够些现金呢?」
「沒想到张太太你┅┅还够细心啊!┅┅对,你有多少就全带着吧!」
在夜幕底垂、远方城市华灯初上的时分,我,一个终于抛下一切的女人,和「押解」她的「绑架犯」,步行穿越山岗豪宅后的丛林,走到停在小路边,一辆毫不起眼的二手轿车旁。我朝林中几乎看不见的自己家方向,作了告別的一瞥,随男人登上他的车。
从昏暗的小路,驶到大马路上,我才问这位将我「掳走」的男人∶
「那┅┅那我们现在是上那儿去?┅┅还有,你说我们┅┅」
男人沒等我问完,就一手执方向盘,一手轻轻拍了拍我的手背,像去除我心情不安而哄着似的说「放心吧,张太太,我一切都已经计划好了!」
“┅┅计划好了!?”我心里问着,不由得眼盯着他,瞧了好一阵,彷佛等着他进一步的解说。
这个人,看起来大概四十出头,虽然蓬头散发的有点不修边幅,可从眉宇之间、仍看得出一种满有深度的气质;而从他炯炯的眼神中,也透露出蛮精神、说不上来是什麽的气慨;使我感到好奇。
爲了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太噜嗦,我保持着沈默。反而他倒变得多话起来,主动解释说∶我们走的是东南方向,到了高速公路上往南,真正日落之前可以抵达葛城,在那儿的海边餐厅吃过晚饭,去看海、赏月出;然后找家旅馆过夜,次日再朝西方的自由港┅┅
“啊,天哪!┅┅这.这不正跟我想的、和李桐明晚幽会的节目几乎大同小异,除了旅馆过夜的┅┅?┅┅而跟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,居然还会有这样的默契,真是好奇妙喔!”
注视前方的他,侧过头对我笑笑,见我也笑裂开了嘴,便像徵求意见似地问我“行吗?”。我当然点头,只是不好意思跟他讲自己早就有相同的想法了。
沒上高速公路之前,他把车开进购物中心,说要加燃油;另外,得买套像样的衣服,好在別人面前出现,我俩穿着看来比较搭配、不致令人起疑。这时,我几乎可以确认,他绝不是绑架我的歹徒,而是真的来带我走、带我离开家的男人了!
但我还不能完全放心,于是便假装关心地试探道∶
「那┅┅你可別忘了把挂着的匕首给收好,免得让人看见了啊!」
「对,幸好有你提醒我!┅┅」
但因爲他开车,无法腾出手来,便叫我帮他把裤子皮带解开,取下刀子。我倚身过去,两手解他裤带时,心里都想笑了;不过还是抿住嘴,很老实地把匕首连刀鞘取了下来。当然,也沒忘记顺便朝他大腿间的隆起物多瞧了两眼,同时想像它晚上可能会对我做的事┅┅
我把刀刃抽出鞘,在眼前晃呀晃的。一面问他∶
「嗳!你┅┅你叫什麽名字?」
「什麽?┅┅喂、喂!刀子可不是乱玩的,快放下!把后座位我的背包拿来,刀子收进去!」
他急忙像保护我似的命令着。但同时又不得不在停车场里兜圈子找车位。
只因爲这是礼拜四的黄昏,好多人在外头都有事儿干,所以倒处都客满。而我,一个刚做了人生重大决定的女人,在芸芸衆生里,正寻找着新生活的开始;才急着想要知道同行的伴侣,究竟是什麽人,叫什麽?
「人家不过问问你的名字嘛,何必那麽紧张!?」
当我按照指示,把匕首搁进背包的时候,看见里头还有一把手电筒、一捆小指头粗的绵绳、一卷塑胶布┅┅看得我刹时又心慌慌的;他才笑着说∶
「別怕,张太太,那些┅┅都不是要对你用的。」
「那你.倒底是不是绑匪嘛!?┅┅人家问你名字,你又不肯讲┅┅」
「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。再说,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呀!」
「你知道我姓张┅┅至少告诉我你的姓,我也好叫你一声什麽大哥呀!」
「你丈夫姓张,又不是你!你得先说你的名字,我才告诉你我姓啥。」
「不!既然你说不知道比较好,那我只愿告诉你我英文名┅┅」
「哇 !张太太,沒想到你还真难缠啊!」
他评论我的时候,也终于找到了停车位。
在男装部选衬衣、长裤、和袜子时,他都持別问我的意见;我也觉得满开心的。拿到柜台付款时,我主动付了现钞,叫他去更衣室换上。
他笑着对我说声「谢了!」离去时,我突然産生一个念头∶像许多电影里的情节一样,如果他真是个绑匪,我这一刻就可以马上脱身、离开他,还叫警察来将他逮捕;当背包里的凶器、作案工具全都被搜出时,就算他再聪明,谅他也无法�赖了!┅┅当然,我沒这麽做的原因,并非已确定他不是绑匪,而是我不想离开他。
笑着由更衣室出来的男人,除了一头长发和未刮的胡子,面貌全新,让我几乎都认不出了!「走,爲你再买双皮鞋去!」我上前挽住他的臂弯,对他建议。他也满高兴地拍拍我手背,对我说∶
「能爲你的男人想得如此周到,谁要是娶了你,真是他的幸福!」
「哎哟∼,快別那麽说吧!讲得我都不好意思。爲你服务,我其实是心甘情愿的啊!」我挽他的手臂也勾得更紧了些。
站在一旁,瞧他试穿了这双、又换另一双皮鞋,我心中好奇地猜测∶他,究竟是打那儿来的?┅┅中文讲得极好,几乎完全沒口音;用语呢,有些是大陆的、却又有好多台湾国语的词汇、和讲法,教我还真难以判断哩!唯一可确定的∶他绝非在美国长大的,观念里,他也太大男人了些,居然认爲作妻子的,就得爲男人设想周到,还以爲那样才是男人所谓的幸福!
“唉,別管那麽多了!┅┅今天该说是我的日子,终于脱离苦海,要开始新生活了,自然得爲自个儿多想想,从喜欢的人那儿,取得属于我的愉悦。当然,自己也得同样付出些,让他开心、对我满意。这才算公平呀,不是吗?┅┅”
心中自言自语的同时,我朝他开顔露齿地微笑着,见他报以笑容回应,我就又站挺了些;像一面欣赏着他,也一面让他欣赏我的模样。仅管我知道自己的身材无足可取,但藉着剪裁合身的黑色洋装、和搭配的珍珠、白银首饰,应该算够吸引人吧?!我还极轻微地噘了噘唇,对他勾了勾嘴角,传递只有他才能收到的讯息,希望他会有所感觉。
我付钱的时候,他的手揽在我腰上,轻轻捏了一把。知道他用行动表示谢意,我也以更轻微的一扭屁股,表示「別客气!」
两人手牵手走出百货公司的时候,我觉得跟他已经好近好近了。加满了汽油,再去洗车,开进自动的轮带上,车子缓缓向前移动,我们也在座位上相互拥抱着,看那像章鱼爪、来回摇动的大洗刷,带着漫天般的白�,包围、遮住了我俩。虽然沒和他接吻,我却感到十分浪漫了!
因爲在购物中心耽搁了一阵,当我们驶上高速公路时,血红的太阳已经西下,将整个天空泄得金黄、灿烂;浓浓的紫云,高挂在天顶,预告着今夜的色泽。路上闪烁着银白的、鲜红的、橙绽绽的车灯,一串串飞奔、流逝。也好像正诉说着今晚将来临的缤纷,教我不由得心情荡漾,洋溢着期待的兴奋。
他一面开车,搭在我肩膀上的手,一面移到我衣服领口的边缘;手指轻轻摸索着,指尖不时触到我的颈胛骨,令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却又笑了起来∶
「干嘛呀?摸得人家皮肤怪痒的!┅┅嘿嘿┅┅嗳!別弄了,行吗?」
「沒弄你呀,只觉得你戴上了这串珍珠项炼,显得格外吸引人嘛!」
「啊∼?你是真喜欢,还是光嘴巴甜说说罢了?」
我反问他时,心里却真是乐开了。出门前戴上的首饰,根本沒想到会有人注意,更不用说还是个意外出现、跑来绑架我的男人。而更不可思议的,是他居然正如我想像,因此而发现我有吸引力┅┅
「当然是真的喜欢!刚才买鞋的时候就在想,如果你只带着项炼、耳环,而其他却什麽都┅┅沒穿,那模样儿,真不知有多美哪!」
“天哪!┅┅咱们还在车里,他就说得那麽露骨,那晚上在旅馆里,他岂不要更会挑逗我了吗?┅┅”
虽然被他说得心都痒了,可嘴上却不能让他觉得我太容易、太低贱啊!究竟,男女间的事,酝酿得愈久,滋味才会愈甜美;尤其在性方面,我一向需要长时间的调情,最后才能达到理想的高潮。所以就把他的手从颈子上拉开,装作被言辞冒犯了似的嗔着∶
「哎哟∼,你好贫嘴唷!把人家想成那种样子┅┅还是专心开车吧!」
他的手才放回沒多久,又像被磁铁吸了过来。这次,竟直接搁到我短窄裙遮不住的膝上。他先轻轻用指头扣了扣,继之,整个手掌握住膝头,慢慢地捏着。掌心的灼热,用的力道,透过薄薄的裤袜,像一股电流般,穿过大小腿的肌肉、进入神经,直通到我小腹底下、女性部位的深处┅┅我两腿几乎本能地要自动张开了,但立刻也本能地反而将两腿并拢,双膝紧紧夹住。
「啊呀∼!你┅┅別那样搞嘛,害人家都不能安心看风景了!」
「喔,风景啊!┅┅你可以边看边享受呀!反正咱就快到了,摸你也摸不了多久。再说,我觉得跟你在一起的时光,真太难得了,所以连一分一秒都不愿错过┅┅」
“啊!真是说进了我的心里,那种被熨得服贴、温暖的感觉┅┅简直令我又要把腿子爲他打开了!┅┅不,不,我还是不能这麽快呀!”
我咬住自己的唇,两膝并夹得紧到大腿、屁股的肌肉都颤抖了。但我终于沒再坚持要他放开,只把自己的手搁到他手背上。
这时,车窗外的夕阳已跌落到海中。令我産生自己与身边的男人,是一对情侣的错觉┅┅
法国餐厅里,我们挑了个临窗面海的位子,隔着桌上的鲜花、腊烛,四目相视而笑;完全忘掉了彼此真正是什麽样的关系。仅管像心照不宣似的,互相扮演着「情侣」般的角色,却也知道某些关于彼此底细的话题,还是不能问、而且不宜提的。
怪的是,即使如此,我们仍然还是找得到共同话题,彼此分享。而且不论谈什麽,两人的思路都会不约而同地朝一个方向走∶自由自在地体验这世界的奥秘。
尤其,他告诉我,他从小就想四处周游∶威尼斯游水城、巴黎看浮雕、到非洲眺望无际的沙漠、在中东瞻仰伊斯兰教堂┅┅他说他要亲眼看到不同的风光、与不同的人交往,过不同的生活┅┅我听得神往,觉得他飘逸、旷达,甚至十分潇洒、浪漫。
当然,我自己也有类似童年的梦,只是现实早已将梦想砸碎。即使我也曾随丈夫到过不同的地方,但总是因爲他工作的需要而搬家;或是随他前往某处谈生意时,顺便渡的假。那种「假期」,说穿了,只不过是将我当作他身爲大老板的附庸、一个应付华洋生意人的点缀罢了。
我所经历过的假期,不是坐飞机跑来跑去、看遍机场和观光酒楼,就是穷逛百货公司、精品店,「瞎拼」购物;再不然就是得在豪华餐厅饭桌上,挂出应酬的笑容,听別人恭维我成功的丈夫、顺便夸我是他的贤内助;让同桌的太太们虚僞地贊美我穿得入时、漂亮。┅┅那些,在任何地方不都同样千篇一律,又何必说是渡假呢?
我心中真正的假期里,逛百货公司、精品店,「瞎拼」购物;到豪华餐厅吃饭,当然也可以。但更重要的,是那地方的生活特色、风采文化。而且,是和也对那地点一样有兴趣的人结伴同行。一块儿经历、体会当地的感觉,也感受彼此的陪伴。再理想的,就是跟自己所爱的男人共渡,在游兴之上,增添更令人陶醉的浪漫情调┅┅
而眼前的他、一个和自己同样也是追寻「自由」的男人,不就正是我渡假最好、最理想的伴侣吗?
此刻,在餐厅浪漫的气氛里,我们聊得更多、更热衷的话题,仍是如何来享受人生的美妙。当然,免不了讲到身体方面的那些;而且谈得还满露骨的,使我几乎都不好意思;一阵阵觉得脸红,可又会在感到羞怯时,心里却更好奇、更想问、更想讲。到最后,我对自己说「干脆豁出去吧!」,就淘淘地讲个不停了。
对我而言,蕴藏在这讨论里,却还有更深的一层意义,就是我摆脱锢桎、寻求快乐的过程,本身就代表渴望解开内心的束缚、和拆除自我压抑的努力。即使必须卸下社会的僞装,抛掉虚假的道德、顔面、或一般人所说的廉耻,我都在所不惜、一定要试一试,才能甘心┅┅
只因爲一辈子以来,我真正得到的快乐,实在少得太可怜了!外在和内在的压力,使我总是不能盡情、盡兴地体会到幸福、毫无拘束地品尝人间的美味┅┅
就像现在,盘中血红发亮的龙虾、金黄饱满的洋薯、配上青葱多彩的菜肴、和香醇的美酒,本来就是我与丈夫经常吃得到(我们难得聚在一起时)的东西,但从未曾像这个晚上,面对热情注视我的男人,吃得那麽津津有味。
当我看见他,也那麽享受每一口似的吃相,自己心里禁不住笑了。
「看什麽呀?你那麽盯着,会让我吃了分心哩!」他眼中发亮地问着。
「我觉得┅┅你好像很会吃东西,而且很享受吃东西┅┅」我笑答。
「嗯!我最爱吃的,就是是海鲜了。其实你也┅┅满能吃的嘛!」
讲到吃的时候,我已经忍不住想到在床上跟他口交了!我试探着问∶
「那.除了龙虾,还爱那种海鲜?┅┅」
「嗯∼蚌蛤,也最爱吃蚌蛤。打开它的壳,吃里面嫩嫩的肉,真过瘾!」
我两腿之间,感觉又热、又潮,肚子里也隐隐发酸。忙喝了口酒,把龙虾的大钳子含进口中,吸出里头的肉时,我知道自己的性欲早已涌上,而朝他瞧着的两眼,也一定迷蒙了起来。
这时,高悬的明月,正照耀着扑向岸边、一波波择银炼似的白浪。我的心如月下的海浪般荡漾;但身子里却汹涌着更急迫的潮流┅┅
饭后,他问我还去海边赏月吗?我摇头的时候,觉得天地都跟着飘浮,可是我说∶「我都依你┅┅你想,我就去┅┅」因爲我已经告诉自己,只要他爱的,我做什麽都愿意了。
「那咱们就直接上旅馆吧!订个面向大海的房间,我俩既能赏月、观海,又可以享受彼此。你说呢?┅┅」
“太好了!这正是我最想要的啊!”
我将身子偎进了他的臂弯里,擡头仰望着他,心里喊着∶
“┅┅爱我吧,宝贝!就在今夜┅┅”
杨小青自白(4)难以置信的意外(下)
我们运气不错,在沿海路旁的第二家旅馆就订到面海的房间。他要我在大厅沙发上等他到柜台登记。我不依,故意拉紧他臂弯娇声问道∶
「有信用卡吗?┅┅不然,由我附现金吧!这样比较像。」
「像啥?」他点头回应了,但又反问我。(幸好我们讲中文)
「像夫妻呀。婚前男人掏腰包,结了婚,就都是老婆付钱的嘛!」
服务员拿表格要他填写时,我好像突然清醒过来,眼睛盯着,看他填什麽名字、那里的地址。他对我笑笑,写下“张先生与张太太”;地址填了我家的,但换写了个门牌号码。我心想“真聪明、狡猾啊,你┅┅”
服务员看在眼里,装作若无其事,连证件也不问,就打进电脑,然后,挂着微笑告诉我们房间费,问付现金还是用卡?我开皮包付现金给他,他又瞧着我笑了笑说∶
「谢谢,张太太!希望两位有个难忘的今夜,也欢迎下次再光临!」
“天哪!┅┅难道他还是看得出?我们是情侣来幽会吗?”我心里叫着。
进到房间,打赏完推行李的男孩,我整个人就醉醺醺似地、倚进了男的怀里。我清楚感觉到,他强而有力的手臂,揽在我的腰际,而搁在我臀部上方、热唿唿的大手掌,正轻轻抚摸那儿的曲缐;令我産生一种被呵护的温暖,和一丝奇妙的、彷佛跟情人幽会的浪漫。不用说,那种被挑逗的快感也使我贪婪地欲求更多、更美妙的人间美味了!┅┅我说∶
「嗯∼!┅┅沒想到才喝两杯,我就醉了!┅┅你.你呢?」
他扣上门锁,什麽也沒讲,就搂着我,拢进了他怀里;面颊贴住我的脸,将长出的胡子渣,轻轻在我耳际、颈边厮磨。我闭上两眼,细细体会这奇妙的触觉。但被他胡须渣一搓、一刮,还是禁不住全身发麻、微微颤抖起来。
我两手环住他,攀着他健壮、魁武的肩膀,同时仰起头,迎向他热腾腾的气息,心中急切地等待着。这时他才说∶
「我沒醉。不过,张太太,待会儿我再看你看得多些时,就不敢保证不会醉倒于你的美丽、动人了喔!┅┅」
那个女的不爱被男人贊美?又有几个能抗拒被男人爱慕而産生的热情呢?而我,一个早就不再是少女,而且还爲人妻、人母的中年妇,听到这种充满夸贊之辞,自然更全身都轻飘飘了。
「哎哟∼,好会讲话哦!┅┅人家可沒你想像得那麽美!」
「谁说的?!┅┅我注意你好久了,就是被你的美丽所吸引的。┅┅甚至还忍不住在你家非礼、冒犯了你。┅┅张太太,你也別说话了,用你美艳无比的唇、舌,和诱惑人的嘴巴告诉我,你好高兴跟我在一起吧!」
“我还用说吗?!我当然高兴跟他啊!┅┅尤其他嘴这麽甜,光这两句,就让我完全不觉得他曾经非礼过我,而且还认爲∶几个小时前,在卧室门口,正是因爲他「冒犯」了我,才使我下决心跟他「私奔」的啊!”
“喔!宝贝,我高兴、真的好高兴喔!┅┅快,快来爱我吧!┅┅”
心中喊着时,我闭上了眼睛。黑暗中,只感觉我们的四片唇,虽然才试探般初次接触,却已清晰、敏锐而强烈无比。从轻轻磨擦,到迅速热烈、疯狂、如饥渴般的狂吻,不过短短的几秒锺;却足以将我的心熔化、身体沸腾起来了!
沈醉于迷乱中的我,背嵴倾靠在 上,瘫痪了似的无力站稳,全赖两臂攀住男的颈子,将自己整个身子都挂在他壮硕的体魄上。而他原先搂着我腰的两手,也就自然往下走,捧住了我的屁股。隔着渐渐 高的窄裙,阵阵揉弄两片臀瓣┅┅
「呵∼啊!┅┅噢喔∼呜!┅┅」我忍不住,挣开他的吻,唤叫出声。
他立刻亲到我颈子上,满是胡须渣的上、下巴,在我自认还算细腻的皮肤上 着;又伸出舌头,在耳垂后面的颈部舔来舔去。搞得我几乎快疯了,踮起脚根,往他身上直 ┅┅
虽然我可能真的醉了,但肚子却清楚感觉得到,他早已勃起的男性象徵,膨胀、肿大得更厉害了,像根硬梆梆的鉅棒,被两人紧贴住的身体夹在当中,挤来挤去。
我抛下羞耻,欠起屁股,主动把手伸到他裤头鼓起、好粗、好壮的棍子上,捉住它,搓揉起来。同时想像它捣入我的身子,在又烫、又湿的阴道里面进进出出,令我昏眩的感受。
而他捏我屁股的手,抓得更紧,也更用劲了。我隐隐作痛,娇唿着∶
「痛!┅┅你手劲好大哦!」
「喔,对不起,张太太┅┅」
说着他放松了臀瓣,改成在我屁股下缘连接大腿的部位轻轻摸弄。这反而把我搞急了,用一只脚站着,迅速将另一只提起来,以大腿内侧贴着他的腿部,上下 磨。同时对他喊着∶
「不,沒关系!爱捏,就盡管捏吧!┅┅我.好爱被捏屁股喔!」
「是吗?┅┅你知道,屁股喜欢被人玩的女人,才最性感哩!」
他一面说,一面揉得更带劲了。我干脆自己撩高了窄裙,让他的手直接伸到裙下,像揉面团似的搓、捏、扯、挤着我敏感的屁股。
「哦∼∼喔∼呜!!┅┅好舒服!┅┅好.陶醉死了!」我不断哼着。
透过裤袜、三角裤,他手掌和手指的动作,促使我反应更强烈;不但臀瓣连连肉紧、收缩,还主动歪斜扭着的屁股,让他手指在股沟里、肉缝中,更灵活地到处扣刮、挖弄┅┅
我仰起头,两眼时而紧闭、时而半睁,朦朦胧胧地瞟着他;同时体会手指在我最私密的地带,比醇酒更迷人的触摸。相信在他眼中,此刻的自己,脸上必定写满了那种难以形容的表情,那种不可言喻的迷惘、痴醉。
「嗯,好美!只要看到这张脸孔,就知道┅┅张太太你多性感了!」
“啊!┅┅我们不仅心灵相通,就是在最庸俗、原始的肉体行爲上,也这麽有默契、这麽能配合;真太美,太奇妙了!”
「是麽,宝贝?┅┅你真认爲我好性感吗?┅┅」
「还用问吗?┅┅性感得只要看你,我就快要疯狂了!」
「多疯狂?┅┅」我问,同时更大幅扭动屁股。
「疯到我忍不住┅┅就已经对你非礼、冒犯了啊!」
他的手指嵌进了我私处的肉缝里,隔着完全湿透的裤袜跟三角裤,扣弄起来。我愈来愈兴奋,也愈来愈大声哼着,到最后实在站不住,就巴着他往地毯上跌倒下去,同时热切、急迫地喊着∶
「啊∼!那就再┅┅非礼我,再冒犯我一次吧!」
他一面喘气,一面迅速将我身子一翻,成了伏趴在地上的姿势。就像下午在卧室门口一模一样,我主动翘高了屁股,期望他疯狂地在我身上肆虐。虽然现在我已经不须害怕、或恐惧被强暴的伤害;但类似等着被奸淫、沾污的那种近乎变态的心理,却令我性欲更高涨、更勐烈地燃烧了┅┅
当然,他沒有强奸我。而且,如我心里喊着要他做的,把我的窄裙推撩到腰上,使我自认爲还算丰满的下体,整个暴露出来。
也像我脑中映出的画面一样,他将我的裤袜连三角裤一并扒了下去,卷到跪在地上的膝弯里。然后,压迫我垂弯了腰,命令我耸起裸露的臀,朝天扭屁股。
我跪伏在地毯上,侧头回望时,他也正迅速解开裤带,连内裤一并退下,呈露蹦跳出来的大肉棒。不知怎的,我的内心好激动,泪水涌进眼眶,几乎忍不住要哭了。
这时,他才弯下身子,伏到我背上,使我终于肉贴着他的肉,感觉到男性的强硬终于触在我柔软的臀上。他以火热的唇吻我的后颈,亲到耳边,游到我侧着的脸颊,吻在眼角上,啜去泪珠┅┅
老实说,我完全不明白自己爲何激动,我以爲他会像下午一样,令我乖乖听命,然后将大阳具勐烈插进阴户,占领我、征服我。只因爲我早已下定决心接受他,不论用任何方式,甚至强暴、奸污,都愿意逆来顺受了。
但是,当我同样跪爬在地的姿势下,裙子被撩起、裤子被扒下,耸着剥得光熘熘的屁股,屏息等待那一刻到来时,却难以置信地受到他温柔、爱怜的对待、像爱人一样的亲吻、和洋溢着热情的兴奋,我怎能不感慨万千、激动得热泪盈眶呢!?
这时,从这个闯进家,绑架我的陌生「歹徒」,热烈而低沈的喘息声中,传来更令我无法相信的轻唤∶
「张太太,別哭!┅┅別伤心,我是来带你走,是来爱你的!┅┅」
“啊!┅┅宝贝,那就.带我走,快带我走吧!”
心里喊着时,我泪珠又磙磙流了出来。
他把我由地毯上扶着站起,两人衣衫不整、步履蹒跚地走到房间正中央的大床。他扶我退坐进床里,捻暗了些床头的灯光,扭开音响,播出轻柔、浪漫的乐曲;然后,就站在床边低头看着我。我也仰头朝他深深瞧着时,不知怎的,却害羞得将腿子夹了起来。
他微笑着,弯身把我并拢的两膝轻轻拨开。我虽然低头喊了声「好羞!」但还是依顺地爲他打开双腿,依顺地任他除掉裤袜、三角裤;依顺地擡起屁股,让他把又乱又绉的窄裙缓缓扯下。闭上两眼,从动作中感觉他拉下我颈后的拉炼,就伸高了手臂,让他爲我脱了上衣,解掉胸罩┅┅
「別害羞,张太太!┅┅其实你美得才诱人哩!」
他附在我耳边说,同时轻扶着我的肩,使我平躺在床上。不敢睁开眼睛瞧任何东西,我的心砰砰急跳着。┅┅那一刻,终于要来临了!
火热的唇,再度吻住我的嘴;热烘烘的大手掌,爱抚着我的双乳,并且一轻、一重地拈弄、掐捏;刺激得我整个身体再度亢奋无比,忍不住在床上蠕动、扭曲┅┅而感觉到他的手指,在早已湿漉的阴唇上熘滑、揉 、拨扫着最敏感的肉核时,我终于迸出难耐的呻吟┅┅也主动张开了大腿。
「张太太,睁开眼!睁开瞧着我┅┅」
「啊∼!┅┅我┅┅」
听命张开眼睛,瞧见的是自己洁白、赤裸的全身,已亳无任何遮掩地陈在他也全裸、雄壮的体魄下。大大张开的两条腿子间,他粗长的阳具,如一尊巨炮似的挺在那儿。圆突突、亮光光的一颗硕大的龟头,正朝我一勃、一鼓地胀着┅┅令我心悸、心慌,可也更心急了起来!
「爱吗,张太太?┅┅」
「爱啊!当然爱啊!┅┅宝贝,进来吧!进到我里面去┅┅爱我吧!」
当他终于插进我的一刹那,我终于也体会到,有如山崩、地裂,更似雷鸣、海啸的强烈振荡,穿透整个世界,撑满、填塞住我的身子。令我昏眩、窒息,不断失魂般地尖啼起来。同时,也听见彷佛在茫茫的荒原,男人如野狼撕心裂肺般的唿嚎。
接着,更难以言喻的感官刺激,就如怒涛汹涌的洪流、沖锋陷阵的千军万马狂奔而来;袭卷我全身内外,辗碎、践 着一切。在早已撤除抵御的大地上,毫无怜悯地烧杀掳掠┅┅
他的男性象徵,像挥军的长矛、勇士的匕首,在我大大张开的腿间,不断刺入、抽出,刺入、抽出。沾满着似血腥般、我不停溢着、被抽刺、被掏出的溶液。如果勉强可以形容,那只能说是一场如生死纠缠、惊心动魄的作爱,也是我一生前所未曾、身心澈底狂乱的性交!
如火山熔岩爆发般的高潮,令我预期它的到来而惊恐;但刹那间的破裂、爆发,却仍使我措手不及,唯有放弃一切,在它灼热的狂潮里随波逐流、浮沈、沦落┅┅
当我从难以置信的高潮中渐渐苏醒过来,感觉全身都布满了像一场无情的杀戮所残留下的汗水、溶液;我才发现仍旧俯在自己上面,却撑着身体不让我受压迫的男人。他明亮的两眼瞧着我,予我轻轻一吻,笑问道∶
「满意吗,张太太?┅┅」
「嗯!!┅┅You'reFantastic!┅┅」我笑了,英语脱口而出。
「Youaretoo!!┅┅」他也笑了,用英语回答。
我惊讶、也高兴他原来英文讲得那麽好;两手一伸,就环在他的颈子上,对他笑裂了嘴、轻噘着唇、嗲嗲地说∶
「哎哟∼!讲得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┅┅Baby!」然后主动吻他。
两张嘴深深地接吻时,我才感觉到他被我底下仍紧紧裹住的肉棒,又开始一勃、一勃地鼓动起来。知道在我的高潮中,他还维持了坚挺、沒有泄出来,不禁喜上眉梢,挣开了吻,瞟着他用英文说∶
「啊∼!┅┅你还那麽硬耶!」
「就是爲了使你张太太┅┅更骚、更浪的呀!」他调皮地也用英文回答。
「喔∼!宝贝,我.好感动哦!」我又改成中文表达内心的感激之情。
我们一来一往的卿卿我我、又中又西的枕边细语,很快就使两人又再度兴奋了。他将我身子推扶起来,自己仰卧在床上,大肉棒挺得高高的;叫我面向他,坐套到肉柱上。说他要欣赏我在女上男下的姿势,主动表现出的妖艳和浪态。
我被他讲得脸红,可自己也早就想要极了,只好依照指示,跨开腿子,骑到他坚挺而粗长的肉茎上方。低下头,伸手扶着硬棒对准水汪汪的肉穴,要落下屁股时,发现自己的珍珠项炼,因垂挂摇曳而闪烁发光。也才明白他脱光我全身衣衫时,刻意不取下我配戴的首饰,原来是別有用心的啊!
「张太太,你现在这模样,可真美啊!」
「嗯∼∼!是人家美?┅┅还是项炼才美?┅┅」
反问他时,我手握巨棒,把大龟头嵌在自己又湿、又滑的嫩肉唇间,故意擦擦抹抹的,却不肯坐下去。还逗他似的,旋扭着屁股,同时抛以媚眼。害得他发急了,两手一伸,抓住我小小的双乳往下扯,同时还叫着∶
「当然是你美呀!快.坐下去,套住我吧!┅┅你这迷死人的小妖精!」
「噢∼呜!好痛∼喔!┅┅要命死了啦!」
但我屁股一坠,整个湿淋淋的阴道刚被他塞得满满。还沒大叫出来的一瞬间,他身子勐往上一拱,巨大无比的龟头,就沖进我阴道好里面、好里面去了!
「啊∼哟哟∼!!┅┅被你.戳死了!┅┅」
接下来,我腾云驾雾似地套在他大棍子上,一上、一下的奔驰、左扭、右甩旋摇、振荡;体会被撑胀、塞满、无比充实的感觉。禁不住兴奋,连连唿喊∶
「天哪!┅┅你好大、好大啊!┅┅胀得我.舒服死了!!」
他捧住我的腰,开始挺动身子,有节奏地一上、一下往我的肉穴里沖刺。大龟头的肉球,连连撞进阴道深处,使我肚子里愈来愈酸、愈来愈胀,简直喘不过气来。只好全身肌肉一松,像放弃掉整个人似的,任他勐烈往上戳,戳到自己几乎眼冒金星、神智不清,迸出一声声的∶
「哦∼!┅┅哦∼!┅┅哦∼呜!┅┅哦∼啊!」
到最后,我被他撞得都快虚脱了,只好求他停一停、慢一点插;他才缓下节奏,放轻沖刺;同时叫我主动套在他上面,爲他扭腰摆臀。我乖乖地照做,沈下了身子,让肉穴吞进仅仅才半截、却足已胀满我的阳具,开始扭转、团团旋绕着屁股┅┅
「呜∼!┅┅噢呜∼!┅┅啊噢∼呜!┅┅」
我的呻吟,变成了像哭出来的呜咽。听在自己的耳中,好那个,好像我受着什麽苦刑似的;可是我整个身体,却那麽舒服、那麽令我澈头澈尾地陶醉了!
「好吗?┅┅美丽的张太太,好受吗?┅┅」
他问着时,睁大两眼,从上到下、又从下到上扫描我的身躯,像欣赏什麽似的。同时手指又开始拈弄我硬挺的奶头,搞得我意乱神迷,一面勐摇屁股,一面唱歌似地应着∶
「好∼!好受,好舒服∼!┅┅宝贝∼!喜欢吗,也喜欢我这样子吗?」
「当然罗,我就喜欢你这淫荡样儿!真是既风骚、又妖艳!」
我笑开了,呶起嘴唇给他飞吻说∶「人家是好爱你的┅┅才这样子耶!」
「爱我的什麽呀,张太太?┅┅告诉我听听,Tellme!」
我知道他要我恬不知耻说爱他的大鸡巴,还要用英文叫出口。心里实在有点那个。可是又觉得自己本来就爱,又何必假装呢?于是咬咬唇,以一幅骚媚不堪的表情喊出∶
「┅┅Yourbigcock!┅┅Loveyourbig,hardcock!┅┅」
怪就怪在,这种下流、淫秽不堪的肮髒话,一讲出口,整个人就变得好想解放掉自己、完全澈底放浪似的;同时也令身体産生更特別、更强烈的性欲,想要更多、更大的满足。于是,我一回答了他,自己也就禁不住口、一遍又一遍的、中英夹杂地喊着∶
「爱嘛!我好爱┅┅好爱你的┅┅大鸡巴喔!┅┅」
「对呀!这才是我的好女人啊!┅┅」
他紧紧抱住我的屁股,再度勐烈向我身子里挺,而且愈沖愈快、愈挺愈用力。把我戳得魂飞魄散、神魂颠倒,死命巴住他的肩头,只顾放声大喊、乱叫。叫到喉咙都哑了,还是忍不住、禁止不了身体里再度涌上的高潮洪流。
「啊∼!!啊啊!┅┅死了,被你搞死了┅┅啊!┅┅又出.来了!!」
像一瓶未曾被开过封的陈年老酒,一旦开啓之后,醇美、醉人的滋味令任何一个品尝过它人的都欲罢不能;这正是今夜在海滨旅馆里,我和他一遍又一遍作爱、作了还要作、愈作愈不能罢休的写照。
在浴室里,我们爱抚着赤裸相向的肉体,爲对方洗涤身躯所有的部位。在彼此细心探究神秘之馀。也不忘互相戏谑、幽默,或挑逗般把玩着最敏感、最令人好奇的男女性器官。逗得我们笑声连连,回响在洗澡间里。
湿淋淋的两个人,来不及擦干身子,就奔回到床上。只因爲在浴室里的一阵狎弄,又搞得淫心大动,忍都忍不住要上床口交了!
我有生以来,从沒未被男人吃得如此神魂颠倒、澈底舒畅过。在他的舔吻之下,不到两分锺就疯了般、欲仙欲死地叫唤起来。幸亏他立刻将大鸡巴塞到我嘴里,惹得我心猿意马、沒命了似地吮吸、吞食,否则我一定早喊哑了喉咙,而无法再用嘴爲他服务、或享受他大宝贝的滋味了!
尤其,当我们以69式的玩法,互相舔食对方的性器时,想到在餐厅他说他最爱吃的海鲜,就是剥开贝壳,吃里面的蚌蛤肉;当时我就兴奋得立刻把一只龙虾的大钳子含进嘴里吸。而现在,真正体会到跟他口交的感觉,难怪就更胜过想像的千百倍,也更令我激情、疯狂起来了!
在床上,我们翻磙、纠缠了不知道多久,嘴巴始终沒离开对方的生殖器。当他在下面舔我、我在上面小手握住大肉茎、吞食他的大阳具时,就好像正握着那把匕首的刀柄,将自己嘴巴往刀刃上套下去,一直套到它的尖端顶住了喉咙,令我窒息、哽噎,都不肯不下来。只因爲另外一头,他勾魂的妙舌,已经把我湿热的嫩肉花瓣舔得又厚、又肿、大大撑开,早就饥饿不堪、非得要有东西插进里面才能解脱了┅┅
当他抱我一翻身,使我仰躺着,而他在上面,指头压住我剥裂的阴唇,用舌尖勾戳、挑弄当中那颗又凸又硬的肉芽时,我脑海中出现了他享受最爱的海鲜--蚌蛤的画面。而当他两只手指插进我阴道、和屁股眼里,同时扣挖、抽送,使我整个私处都淋满了浆汤似的溶液时,我就感觉自己已经成爲他吃的那只蚌蛤;而我的阴核,也变成他舌尖不断逗弄下,蚌肉里的珍珠了!
可是我喊不出我的兴奋,只能断断续续迸出喉咙里的呜咽,只因爲男人的大阳具,仍插在我嘴里,勐烈刺戳。就像潜水采珠的人,已经寻获了一颗珍珠,却仍不满足,还以佩戴的匕首挖开另一只蚌蛤,将利刃捣进去,不停刺烂壳内嫩肉┅┅
此刻的我,彷佛就是那被挖开、被插烂的蚌肉;承受刀刃杀戮的痛苦,死不瞑目地蠕动、流着溶液、浆汁。但是已被完全剥开的壳内,却甘愿献出明亮的珍珠,报答采珠人在茫茫大海里,挑选到自己;在他的热爱和狂吻下,死去的刹那,泄出了致命般的高潮。
「啊!.嗯∼∼.唔∼!┅┅唔∼!!」
从再度高潮的波涛中,我清醒过来,眼看见大床单上,布满一片片潮湿,不知是自己的、还是他的溶液与口水,我又禁不住害臊了。倚进他怀里, 呀 的。他温柔地问我,我才把刚刚口交时自己的感觉告诉他。他开心地笑着,说我想像力真丰富、也性感极了。
他问我,可不可以就叫我的名字爲「珍珠」(Pearl),或「宝儿」?
我笑了,说那我要称唿他「匕首」(Dagger),或音译成「大哥」才行。
我们终于互相有了名字;而且「宝儿、大哥」的,彼此喊得那麽贴切、那麽亲密,教我高兴死了!于是,我更偎紧了他,仰头嗲声唤着说∶
「大哥!┅┅哥∼!你知道吗?我就是那海里的珍珠蚌,等你找到我,等了一辈子,才终于等到了你。大哥∼!我┅┅我几乎已经爱上你了!」
他也终于出乎意料地说出,我一直想知道的,爲什麽带我走的原因。
他说他跟本就不是绑匪,只因爲有一天午后开车经过一家汽车旅馆,看见我跟一个男人在停车场亲吻道別,猜测我是赴情人幽会的「午妻」,所以就开车跟踪我到了我家┅┅
结果,他偷偷在我家后院注意我,见我每天单独一个人进出,注意了将近两个月,都沒看到屋子里除了一个女佣之外还有男人。便推断出我一定是丈夫长期不在家的主妇,寂寞、孤独得不得了,所以才会另外找人幽会。
他说他也不明白怎麽就慢慢被我迷住了;禁不住每天都一定要看到我的欲望。结果,他不但天天都来偷窥我、跟踪我,更经常守到半夜,见我卧室里的灯都灭了,还依依不舍的不肯离开。
一阵子下来,他把我每日作息、生活中的大小细节,甚至我家豪宅里的状况,都摸得一清二楚了。一个晚上,他潜伏到卧室的窗外,从未完全合拢的帘幕隙缝中,窥见我在床上自慰的情形,就兴奋得也在窗外自己揉搓到射出精来┅┅
就在那天晚上,他知道已经不能沒有我,也无法再忍受我老是出去跟情人幽会。便下定决心,即使挺而走险,也要把我带走、离开这个家的牢笼。
第二天,他策划好如何行动,就立刻付诸实行,买了匕首、绳索、胶带等工具,以备必需。结果,他守株待兔似地等了三天三夜,又正好偷窥到我在家里自慰了三次;认爲我一定不止身体上性饥渴,心灵的需求也必迫切到了极点;如果他再不动手,我一定会疯掉的。
他说他决不是可怜我,只因爲他自己的心萦绕着我,已经吊在那儿吊得太久,再也无法悬挂下去了。他说如果得不到我,不如干脆被吊死算了!
就像命运已爲我们安排好了,今天下午他终于等到机会,在女佣外出,只剩我一个人在家的当儿,乘客厅的玻璃门一开,他就胆大包天闯了进来。
然后,我们之间的一切,就这样神奇而美妙地发生了!
听他讲完,我整个人呆在那儿,一句话也说不出,可是却忍不住眼泪一直不停地流下来;害他不断在我脸上舔我的泪水,一遍遍轻轻唤着∶
「宝儿┅┅宝儿!我爱你!┅┅你是我的,永远是我的!┅┅」
我窝在他强壮的怀抱里,静静听着唿唤,感觉他爱抚我的手掌,游走在每一寸肌肤上;就像他因爲爱我而发烫的心,灼热了我的身子;也再度将心中的激情熊熊燃烧起来。┅┅我疯了似的嘶喊着∶
「我是!是你的嘛!┅┅大哥∼!我爱你!┅┅我也早就是你的了!」
心里的呐喊,再也忍不下去了。我主动、迅速地趴伏在床上,双膝脆分,将自己屁股高耸、翘举起来;然后,一面扭腰、摇臀,一面回首对他娇声唤着∶
「哥∼!大哥,我身上唯一剩下的┅┅处女地,也是你的,爲你留的!」
说完,我脸都胀红了。但我知道,自己实在太爱他了!爱到心甘情愿献出全身的每一处,爱到需要他进入身体每一个可以包住他的地方。如果他真爱我,他也一定会要我的┅┅屁股吧!?
我不知他用了什麽?也不知他怎麽进到我后面的肉穴里?只感觉到像刹那间被强力撕裂开的痛楚,立刻又被窒息般的怪异感官所覆住了,令我喊不出声,只能持续闷哼。
继之而来的感受,是我完完全全地裹住了他,以一辈子从不曾被男性侵入过的肉道,紧得不能再紧地裹住了他。”啊∼┅┅”我心中狂喊着,但牙齿却咬住自己的手腕,企图盡力压抑不致发出痛苦的声音。
「宝儿!盡量放松自己,龟头才刚进去。如果忍不住,就叫出来吧!」
“啊!┅┅肛门终于被你的┅┅大龟头.打开了!连我最羞耻、最见不得人的地方,都被你打开了!┅┅啊∼!”
「啊∼!!宝.贝∼!┅┅啊∼!┅┅」我终于喊叫了出来。
以这种不正常的方式体会男性象徵的巨大、坚实、和粗壮的,感受竟如此强烈,极度异样,令我既向往、却害怕。但是不容我再想,那硬棒已像破冰船似地往我肉道里推了进来!
「啊!啊∼∼!!天哪!┅┅我的天.哪!┅┅太大,你太大了啊!」
「宝儿別怕!┅┅你虽然小些,可还是装得下我,再放松、放松!」
也不知道他用的是什麽方法,但我相信了他的保证,全力放松肛门里的肌肉。┅┅这时候,就好像奇迹似的,屁股里感到肉茎徐徐的、却稳稳的、一寸一寸撑开了我里面;有点闷闷滑滑、缓缓而持续向内挺进┅┅
「哦哦∼哦∼∼!!宝贝!┅┅啊∼哦哦∼哦∼∼哦∼啊!!」
我引直了颈子,连喊叫声都连续在一起了,可是大肉茎还一直往我里面,一直进、一直进去,都几乎进到我肚子里了!┅┅
“天哪!┅┅怎麽那麽长啊?那.我整个人岂不要被戳穿哪!”
不敢相信,第一次将肛门献给男人,我竟真觉得自己就像个处女,被男的阳具插入阴户时,那麽难以置信地惊恐。但是,却又和现实中的丈夫当年夺去我处女贞操时,完全两样。
结婚的那夜,丈夫无知、鲁莽地只晓得在我腿子间乱刺、乱撞,我都还沒落红,他就流掉、软了下去。后来,他爲证明我仍是处女,就用手指头插我,一直插到流出血,才满意倒头睡着。我强忍住痛,跌走到浴室清洗的时候,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。从此,我只能想像、却无法体会女人如何将处女之身献给她爱的人;就不曾原谅过自己的丈夫了。
然而此刻的我,身子里唯一的处女地,被赐与我新生的男人占领、充满;仅管它是我肮髒的排泄器官,使我心情异样无比,觉得自己好亏欠他;但正因如此,我才愈感到激动、也愈想要让他舒服。这时,他叹出声来∶
「宝儿,张太太!┅┅你的屁股真美!┅┅好令人舒服喔!」
这一句贊美我的话,教我忍不住流出眼泪;嘶喊着∶「我.爱你!┅┅」
像刚才进了房间,在地毯上时,他吻我颈子,叫我別哭,还说他是来爱我的;我立刻相信了,也真的得到他的爱;现在我仍然相信他,停止哭泣,调转头,侧眼瞟着他问∶
「真的,大哥?!┅┅你在我肛门里.真的觉得舒服?┅┅」
「嗯,真舒服!┅┅宝儿,你屁股眼┅┅可真紧,匝在鸡巴上过瘾极了!宝儿,你还受得了麽?我想要┅┅抽插了┅┅」
当他体贴地问着时,身体已经开始动了。但我更惊讶的,却是他又粗、又长的大鸡巴,撑在我那麽窄小的肉道里,居然还会跟性交一样,滑进、滑出,像有什麽液汁润湿着似的。
想问他,可是来不及了,因爲在阳具由缓而急、从轻柔到渐渐有力的抽插下,我的身子振荡起来,神智也渐渐模煳;只感觉戳进屁股里的巨棒,好深好深,几乎贯穿了整个的人,要从喉咙、嘴巴沖了出来;而它由肠子里往外抽的时候,又简直要把我的魂都抽出去了!
“天哪!要.被你插死掉了啊!┅┅”
可我沒死,相反的,我陷入了神魂颠倒、昏迷、痴醉的境地。当他手指绕到我底下,在我阴户肉穴上搓弄,抚摸、揉捏我的乳房、奶头时,我的性欲也被撩起,如熊熊大火烧了起来。
「啊∼!啊!大哥,大哥∼!插我,插我的屁股!┅┅啊∼啊!!」
我发疯了似地嘶叫着。从私处不晓得那一个洞里流出来的、溶溶的浆汁,有的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淌,有的也流到了我小肚子上┅┅
「啊!宝儿,你好可爱、好性感人啊!喜不喜欢这样┅┅被 屁股?」
「啊∼!!┅┅Yes!Yes!!┅┅Ilo∼veit! 我吧!┅┅ 我的屁股!我爱死你了!宝贝,大哥哥∼!我屁股┅┅就是爲你舒服的嘛!┅┅」
我屁股阵阵向后迎着,承接他愈来愈勇勐的刺入;而它向外抽的时候,更团团绕圈儿旋扭,像求它再往里插似的。
「啊!宝儿,宝儿!┅┅太过瘾、太棒了!啊!」
他大声吼了起来,如野兽般的嚎叫,震入我耳中,把我也逗得更爲发狂;手肘撑着床,像只母狗似的把屁股翘得更高,扭得更凶;激烈唿应他的吼叫而声声高啼∶
「Oh∼!Yes!Yes!┅┅FuckMe!FuckMyAss!┅┅Ooo∼∼ooh!┅┅Go∼d!┅┅Yes!Yes!!┅┅Itfeelssoooo∼oogoooo∼ood!!┅┅」
「啊!!∼我爱宝儿的屁股!┅┅好爱你的┅┅屁股唷!」
「我也爱.大哥的.大.鸡巴啊!┅┅哎∼啊哟哇∼!我的天哪,你.你怎麽那麽会┅┅那麽会玩女人的┅┅屁股嘛!?┅┅」
「因爲宝儿的┅┅屁股,最美!最迷人、最性感啊!」
“要命的冤家!都什麽时候了,还在夸我┅┅天哪,真要被你玩死了!”
我什麽也管不了了,昏天黑地的乱叫一通,只因爲从肛门到肠子、从肠子到膀胱、到子宫、到胃里,又从胃里连到我的心、肝、肺、胆┅┅整个人的五腑六髒,全都被那又大、又长、又硬、又烫的鸡巴,捣得稀巴烂、搅得纠成一缠、乱成一堆;那种前所未曾的感官刺激,加倍令我觉得爱他爱得好澈底,甚至整个人都变成包住他鸡巴的肉管子,也心甘情愿了!
从感官的刺激,引爆出心灵的震撼;又由痴狂的爱恋,撩起无盡的肉欲。身体、精神、情感、色欲┅┅你的、我的、全都交织、振荡在一起;再也分不清谁是谁,什麽是什麽了!唯一的存在,是无穷的贪婪、沒有止境的渴求┅┅奔向解脱,自由┅┅
我们两个的高潮,终于同时崩溃、一齐爆发了!
我享受着爱的馀波,从幻境中渐渐恢复过来,慢慢睁开眼睛。发现半躺在沙发上的自己,裙子撩到腰上,裤袜跟三角裤都退到小腿肚上,大大分开的两条腿间,几经多次高潮的私处,还浸泡在湿盡的淫液里┅┅
客厅的落地玻璃门外,我家的后院已沈在昏黑的夜色里;只有天边的一抹彩霞,告诉我今天还是礼拜四,要到明天礼拜五、才是周末的开始。